Jia Shen Yang

關於部落格
  • 156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媚惑果香 The Fruitcake Special

媚惑果香The Fruitcake Special 我從沒想過我會意外發現某件如此驚人的事。那事發生時我正嘗試設計新的香水,當時我是美國紐澤西阿摩斯化妝品工廠的一個化學家。 當我決定丟進一片媽媽打包給我當做午餐的水果蛋糕時,我正精煉著花朵等東西的混合-就像老樣子。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做這檔事-我就是做了。我把它和其他東西放入了混合器。不久,我有了一瓶自我剛剛混合在一起的東西做成的香水。我搽了一些在手背上。我覺得它聞起來不錯,但沒什麼特別的,所以我便把它放進了我的手提袋裡。我可不能交出這種東西給老闆。終歸,我是個化學家,而我的工作是以適當的方式製作香水。如果我告訴他我是怎樣做出這個香水的她一定會叫我別當一個傻女孩的。之後,他也許會在高爾夫球俱樂部對他的朋友們開這件事的玩笑。   我的老闆就是這種男人。   「安娜!」   那是我的老闆,大衛˙阿摩斯,阿摩斯化妝品公司的主人。他碰巧走到我工作的地方。他平常從未跟像我這種人說過話。他到底想要什麼?我感到很緊張。   「是的,阿摩斯先生」我道。   「妳今天看起來真是棒透了!嗯…那美妙的香味是什麼?像是新鮮麵包和花朵和陽光全部混合在一塊兒…我不知道-那是你嗎,安娜?」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我聞不到什麼特別的。   阿摩斯先生對於香水,有個專家的鼻子。所以他知道。   「對!那就是你!」他大聲地喊道。附近的其他化學家們都可以聽到。那真是尷尬。   我以前從沒聽過我的老闆如此對我說。或是對其他人。大衛阿摩斯是個從不會想過對如我這般平凡女生說些好聽的話的黝黑、帥氣的英國人。他比較喜歡跟喜愛他的外表及財力的年輕模特兒在一起。當他真的跟化學家們講話時,總是在抱怨某些事情。他今天是在玩什麼把戲嗎?   突然,他轉向了我身旁。他在我耳邊細語。 「妳知道的,安娜,我以前從來沒有注意到-我想不出為什麼-但妳真是個美麗的女人!」   「阿摩斯先生。我…」我那時仍然太驚訝而無法正確地講話。   「太好了!今晚八點委我會到你那兒接你。那就到時候見囉!」他說道。   他在我還沒能說任何話前就離去了。   當我在回途的公車上我感到我正處在一個詭異的狀況內。以總是有美女伴他現身而出名的老闆,竟然說我很美麗而且還邀我出去!但我知道我相貌平凡,而且根本不是他喜歡的類型。當我回到家,媽媽正在房間裡和我的咪咪姨媽聊天。   咪咪姨媽。我喜歡咪咪姨媽,但她卻不能單單只管她的事。她老早就希望我能夠找到一個好夫婿了。她不喜歡我有著工作卻一直單身的感覺。她覺得一個想我這樣二十七歲的女人卻還沒結婚可不是件自然的事。咪咪姨媽認為她能幫我做的事,最少便是幫我找個老公了。至今我已經習慣了,但還是有點令人尷尬。   「咪咪姨媽-真高興看到妳」我道。咪咪姨媽微笑且看著我道:「安娜,我的小姑娘…但看看妳:你已經不再是個小女孩了,你可早就是個二十三歲的女人了!時光飛逝呀!」   「事實上,我已經二十七了,咪咪姨媽」我說。她老是搞錯我的年紀。   「這麼快?妳還沒結婚?妳媽媽在她十八歲時就結婚了。十八歲呀!而你可是在她十九歲時出生的!」咪咪姨媽說這番話時看起來似乎頗傷心的。   「所以你什麼時候才要帶一個不錯的男孩回家呀?」他正視著我雙眼問道。   「妳兩年前看到的那位阿姆斯壯,他很不錯呀!」我媽媽想幫我地說。   「媽,阿姆斯壯是個送比薩的小弟」我試著解釋,但媽媽根本不聽。   「阿姆斯壯來這裡也有幾次了,我喜歡他」媽媽說道。   「媽」我說「那次是因為廚具壞了-記得嗎?我們幾乎吃了一週的比薩直到機器修好。阿姆斯壯只是外送比薩而已。」   「我才不管」媽媽道「我喜歡他-他有雙美麗的眼睛」   咪咪姨媽驚訝地抬起眼   「妳是指就這樣讓阿姆斯壯跑掉?」咪咪姨媽道。   「但他只是送比薩的」我無力地說。   「他是啊。以後也許他會有他自己的公司!」咪咪姨媽說道。「而你卻讓他跑了!安娜!」   再爭辯下去也沒用。我知道她們不會聽我說。所以我轉移了話題。   「那份水果蛋糕真好吃,媽」我說。   「咪咪姨媽買的」媽媽說。「但別轉移話題-咪咪姨媽有話要對你說」   噢不!她又想要再次幫我找個丈夫了!   咪咪姨媽開始說了「我已經幫你找到一個完美的男孩了,安娜。嗯…他不是完全年輕,不過妳也差不多…不過他還沒有禿頭…」   我決定該要做個了結了-我不響見到咪咪姨媽口中的"男孩"即使他還沒禿頭。   「謝謝,咪咪姨媽」我道。「不過我今晚已經要去見某人了」 我不是故意要跟她們說但我必須說些什麼來停止咪咪姨媽。這確實讓她們驚訝不已。她們倆張大著她們的眼睛和嘴巴看著我,像是兩條於似的。   「是的」我繼續。「我要跟我的老闆,阿摩斯先生出去。他會在八點來接我。」   那的的確確嚇壞了她們。 *****************************************   媽媽和咪咪姨媽感到十分欣慰,當然。她們兩離開計畫我的婚禮,而讓我準備好迎接那位她們所希望成為我未來的夫婿的人。我倒開始希望我沒告訴她們。總之,我完全搞不懂為什麼我的老闆對我有那樣的行為。他以前根本連注意到我都沒有。然而,他注意到我所搽的香水。之後我搽了名叫陰謀的香水。它是由另一加公司所製造的,而我其實比較喜歡他們的香水勝過我們的。阿摩斯先生對於香水真的有個好鼻子。也許陰謀真的那麼好,使得阿摩斯先生情不自禁呢!天曉得?   無論如何,我得準備好我晚上的外出。儘管我無法解釋為什麼阿摩斯先生突然覺得我很有吸引力,但我真的很想找出原因。好笑的是,我並不喜歡像阿摩斯先生這類的男人。但我想找出為什麼他突然改變了?   所以我穿上了最好的黑色洋裝,很多很多的陰謀以及穿上了一雙高跟鞋。我工作時提的手提袋就是我平時用的,因為我不常出門。我拿了它。接著我就聽見了門鈴響起的聲音。 媽媽和咪咪阿姨站在前門。她們都想見我的約會對象。她們都是著叫我快一點.他們的臉上都掛著大大的笑容。   我開了門。   「哈囉,安娜。」   那是阿摩斯先生。他看起來很帥氣。然而,他較之前安靜多了,而且不停望地下看。我可以聽到媽媽和咪咪阿姨在我的背後。我可以知道,她們喜歡他。我真是尷尬。   「哈囉,阿摩斯先生。」我道。   我預期他會說些什麼友善的話,像是「叫我大衛吧」或是其他的。但是他沒有。   我設法應付讓他避開媽媽和咪咪阿姨以免產生太多麻煩。我猜她們認為要有任何機會聽到我未來婚禮中的鐘聲,我兩應該獨處一下。   他在車子裡幾乎沒說一句話,除了一些讚美我長得多好看的禮貌對話。我可以分辨出他根本不是這個意思。當男人不在意你的長相時,他們都稱呼你「好看」。   無論如何,他把我載去一家昂貴的法式餐廳。我們的對話都很有禮貌,但我可以感覺到他漸漸準備好要說什麼。接著,他轉向我,以嚴肅的表情開了口。   「聽著安娜…」他開始。   我就知道!他改變了他的心意而想要找藉口離開。   「…關於今天在工廠發生的事情」他繼續「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行為會變成這樣」   「我還以為你發現我很有吸引力呢!阿摩斯先生。而且你喜歡我的香水」我道。我思索為什麼我搽的陰謀在他身上似乎沒有什麼效果。不過很顯然,他沒有在聽我說話。   「這樣好了,安娜」他說「不如我們把這餐視為…視為…」   「視為什麼?」我問道。   他突然掛上了微笑。「視為你在公司努力工作的犒賞。畢竟,你是最好的化學家之一啊!這是我最少能夠對你表達我多麼重視你努力的成果了。這餐我請客吧!我會付錢的!」   他只是改變心意而想擺脫我罷了。我得自己想一想該怎麼做。   「失陪一下,阿摩斯先生」我說,我起身離開座位。   「當然」他回答,看起來沒先前緊張了。   我到了化妝室。我真想破壞家具之類的。我被惹惱了!畢竟我有自己的尊嚴!還有為什麼我的陰謀沒起作用?也許我搽的不夠多,甚至是對他專家的鼻子。我打算搽更多,更多。也許這樣才會起作用。我向手提袋裡望--它不在那!我能夠找到的也只有那罐我在工廠用水果蛋糕做的香水。我才不管,我搽了那香水。我一口氣用掉了半瓶。接著我便再度走出去了。   在我走回座位的途中,我差點撞到那位為我們服務的侍者。他停下來用著痴呆的表情看著我。接著他想起他還有工作要做,他走回卻撞翻了擺著蛋糕的桌子。當我終於走回桌旁,阿摩斯先生看起來很尷尬,好像不想被看到跟我在一起。我可以看到他想要隱藏卻又不行的樣子。突然一件怪事發生了:他張開了他的嘴巴,像是要說些什麼似的,但又停了下來。他聞到了香水─水果蛋糕香水─我所搽的,接著他表情立即改變。他那尷尬的表情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像隻正找到肉骨頭的狗;他的眼睛閃爍著接著他微笑起來。他突然站了起來。   「妳終於回來了-我好想妳,安娜」他說「我從一個惡夢中驚醒」   「夢,阿摩斯先生?」我問。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叫我大衛吧!親愛的…」他說。   親愛的?他在說什麼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的…」他繼續。「我夢見我可怕的對待妳,把妳當作是為我工作的人。但是事實上,妳對我的意義不只這樣…」   我想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他要提高我的薪水嗎?   他繼續。「你要知道我為妳瘋狂,親愛的」   他又繼續叫我"親愛的"了。他變得很認真。   我得說在這時刻,我真的很困惑。五分鐘之前我的老闆不想被看到跟我在一起,但現在卻為我著迷。接著,突然,我了解了:都是水果蛋糕香水的關係!陰謀也許聞起來很不錯,但是它不能使一個女孩對男人有吸引力。但是我的水果蛋糕香水做到了。   「我感到我的心滋長了對妳的愛意,安娜」阿摩斯說道。他看著我的身體。   有個女服務生前來桌旁,告訴我有通我的電話,並叫我到會客室接聽。   我想知道是誰打來的。   「抱歉,大衛-不會很久的」我道。   「妳就算只離開一分鐘也是很久的,安娜」他說。他說的話就像是來自爛電影裡的對白。但是我還是保持安靜-畢竟他可是我的老闆,即使他已經變得很瘋狂。   當我到會客室接聽電話。我發覺到有人在會客室對面的另一台電話處揮舞著手臂。我可以看見那是之前的那個侍者-他的褲子上沾滿了蛋糕。   現在他又想要怎樣呢?   我很快就想出來了。   「小姐…」他的聲音在電話的另一端顯得很緊張「…我知道我只是個窮侍者,但是愛情讓我勇敢…」   為什麼今晚大家的話都像是一部爛電影?   「當我正見到妳時」侍者道,「我無法控制自己如此愛上你。你真是太美麗了!請告訴我妳願意見我…我知道我比那個和你坐在一起的有錢笨蛋還能給你更多。也許我沒有他如此的財富和長相,但我對你的愛遠比他多。求求你跟我在一起吧!」   「等等,大情聖」我說。「你何不冷靜下來,好好的送盤龍蝦,做個稱職的小侍者?」   又是那瓶香水,我的水果蛋糕做的香水。那位服務生當他之前經過我身旁時聞到了它,而現在他感覺與我落入愛河中了。可憐的人啊!這不是他的錯。我告訴他如果他愛我就不該如此大聲的談論這事。   「當然,我的愛人。我不會讓妳出糗的…親愛的!」侍者說道。   目前為止,已經有兩個人在一個夜晚中叫我親愛的了!咪咪姨媽將會很開心的。   但如果香水令侍者工作成這復德行,我最好小心別和男人靠太近了!不然最後我可會有一票男人跟著我回家,全都說他們愛我。那很嚇人吧?恩,不是嗎?也許不會,但卻會很難跟媽媽解釋。而我根本不會跟咪咪姨媽提到它!   感謝老天那晚很安靜。我走回桌邊,近我最大的力遠離其他在餐廳裡的男人。我很幸運;看來他們得靠很近香水才會起作用。   當我回到桌前,我看見大衛和莎賓娜在一起,一個漂亮的年輕模特兒,也就是他最新的女朋友。-他們的照片才剛被刊在報上。 「所以,你就是安娜。我以前都沒見過妳,安娜。」莎賓娜用一種好像在說一個骯髒的字眼似的口吻念著我的名字。「你不是為大衛製作香水那些的嗎?真是讓人興奮」   她給我她的手,好像是要我親她一樣,但我沒這樣做。   「莎賓娜」大衛說。「安娜是我所愛的人」   我幾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所聽到的!大衛阿摩斯在他女朋友,莎賓娜的面前說他喜歡我。全都是因為我的水果蛋糕做的那瓶香水。我得說些什麼,這件事變得越來越愚蠢了。   「大衛,我真的覺得…」我開始說道。   但這時我們的服務生出現了。他彈著吉他,且對我高歌"我的陽光"。好吧,他的確是說他不會大聲說話。我下回要記得了!   至於莎賓娜呢,她不知道到底該笑還是哭當兩個男人同時都說他多麼的喜歡我-正當她在一旁。   所以她用力在大衛臉上揍了一拳。   而服務生則是越唱越大聲了。大衛用力打了侍者的下巴。正當我遠離桌子,一場莎賓娜,大衛,唱歌的侍者和其他前來勸架的侍者的大戰越演越烈。   很快的,餐廳充滿了噪音,困惑的大混亂混雜著蛋糕,一條條的龍蝦,一灘又一灘的紅酒,還有壞掉的吉他的塊塊碎片。   我趕快跑到樓下,叫了一台計程車回家。感謝老天,那個計程車司機是女的。 *****************************************   當我回到家,咪咪阿姨已經回家了,而媽媽也睡著了-媽媽總是無法保持清醒當她感到興奮時。我終於有了些安靜的時間讓我好好想一想發生的事情。為什麼我的香水能讓平常不會注意到我的男人起了如此的效果?香水裡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呀!沒什麼不同,除了那塊咪咪姨媽的水果蛋糕。   好一塊水果蛋糕呀!   接著,我有一個想法了。身為一個化學家的我,如果能夠找出蛋糕裡那種讓男人瘋狂陷入愛情的成分,人們一定肯花很多很多的錢來知道這個東西的。我就可以賺很多的錢了!沒什麼原因,想一想,我為什麼要讓阿摩斯化妝品公司知道這個秘密?畢竟,那不是他們的蛋糕。但是我沒辦法做這件事,除非我知道蛋糕裡加了什麼-只有咪咪阿姨知道。   我決定隔天請假-我會說我得了感冒之類的。我也想避免大衛.阿摩斯,也許他還受到水果蛋糕香水的影響,不然又會有一場打鬥了。 *****************************************   咪咪阿姨住在城那頭的一間小而美的公寓裡。我在媽媽起床前就出門了。我不想被問起那個「新的年輕人」。坐公車到那裡,要花上一個小時。   當我到達那時,咪咪阿姨溫暖的歡迎我。很快的,我們便坐在廚房裡了,談天說地。我們都知道咪咪阿姨最後一定會問起那件事的。咪咪阿姨再不提起關於我的婚姻的時候,其實是個好朋友。   我提起了那個水果蛋糕。   「安娜,」咪咪阿姨說道「我知道妳自曾出生以來,從來沒有烤過一個蛋糕。妳現在卻想知道如何烤水果蛋糕。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咪咪阿姨,我只是覺得那個水果蛋糕真是太好吃了,我也想自己做一個。」   「所以」咪咪阿姨道。「妳的新男人-他想要妳為他烤一個蛋糕。他把妳當成誰啊?他的媽媽喔?你們昨晚在做什麼?烹飪課嗎?」   「喔!拜託!咪咪阿姨」我求饒的說。「我真的得知道。我發誓很快就會跟妳說昨天發生的事情」   咪咪阿姨感到很有興趣。「每件事嗎?」   「每件事,」我說。「沒有秘密」   咪咪阿姨微笑了。「恩,親愛的,我真的不喜歡這樣說,但,蛋糕不是我做的。那是我買來的。」   「妳買來的?」我無法隱藏語氣的驚訝而說道。「妳在哪裡買的?」   「從市場裡的小角落買的,那家露天的攤販一週只擺兩次的攤。有個老婆婆說他總是考這些水果蛋糕給他的丈夫們。他有七個老公耶!妳能相信嗎?而且他們全都吃她做的蛋糕。」   不知怎樣,我不因她有七個老公而感到驚訝。因為這些水果蛋糕啊!   「她有說她加了什麼東西進去蛋糕裡嗎?」我充滿盼望的問道。   「她只放了她種的『某個特別的東西』進去」咪咪阿姨說道。「她不肯說。她告訴我她只烤過這種蛋糕幾次而已。事實上,她知道我正在為你找一個好夫家。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知道這件事,不過她就是知道。無論如何,做這個蛋糕的老婆婆叫我把蛋糕給妳,而妳的問題就會煙消雲散。我才不信這套呢,不過我常去買她的蛋糕只是因為很好吃罷了。」   我注意到咪咪阿姨好像把這個老婆婆講得已經去世的樣子。我感到不太妙。她去世了嗎?   「我們可以去拜訪這位老婆婆關於這件事嗎?」我問道。   咪咪阿姨悲傷的看著我。「恐怕她上週就走囉-我去參加她的婚禮了。他們說她活了一百多歲。那而有許多陌生人,不是這裡的人,全都說著奇怪的語言。他們好像認為她是個重要的人物似的,即使這裡沒很多人注意過她。」   「除了你呀!咪咪阿姨,」我說道。   咪咪阿姨笑了。「恩,你知道我不能只管我自己的事」   我早就知道了。   「說到這裡,」她道,並貼近我耳朵旁,「輪到妳了。」   「輪到我了?」我問。   「告訴我昨晚發生的每個細節呀,」她說。   而我也這樣做了。每件事就如同我所答應的。我不知道咪咪阿姨是否相信我,但她答應不在告訴別人這事了。   我的咪咪阿姨不是個壞女人,當你真正認識她時。 * *************************************** 結果我兩天都沒去上班。我說我感冒了,其實:當我聽到水果蛋糕的真相後,我的心情感覺很差。我知道已經幾乎沒有機會可以找出那到底是什麼成分了。我只能靠瓶子裡那少少的量來找尋了。那晚我用了比我預料還多的香水。   但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把我的未來交托在老婆婆的秘密上。也許這個秘密應該要隨著老婆婆一起永遠埋起來。   也許不是。   媽媽好像對我和阿摩斯先生之間沒什麼進展這個解釋很滿意,儘管她認為那是個沒用的機會,但他還是希望我吊上一個金龜婿。 總而言之 安娜回到公司後 把水果蛋糕香水灑向他的老闆和莎賓娜身上 之後就跳槽到了製造"陰謀"的公司上班了 最後阿姆斯壯有了他的比薩公司 阿姆斯壯有天便來跟他表白 安娜發現了他是如此的帥 兩人便成一對戀人了..... 翻譯真的有點怪 很多地方我都翻不出來.. 抱歉傷了大家的眼睛囉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